• <code id="cl5ev"></code>
    <strike id="cl5ev"><video id="cl5ev"></video></strike>
  • <th id="cl5ev"><video id="cl5ev"></video></th>

    淄博新闻网首页- 读报- 视频- 新闻- 时评- 财经- 教育- 科技- 艺术- 房产- 吃喝玩乐- 汽车- 警界- 文学- 图文- 推荐- 曝光- 专题- 小记者- 健康- 金融- 便民- 社区
    丰收时节麦飘香
    2016-06-06 11:09:52 作者: 临淄 李玉军
    字号:   打印

      又到麦收季,母亲打电话说地里的麦子熟了,联合收割机排上号了。我立刻推开手头的所有事情,踏上回家的路。麦收对农家来说,比过年都重要,一年的口中之食就要在这时收获,晒干,扬净,入仓。民以食为天,家中有粮心中不慌,这都是实实在在的老理。

      到家时收割机正收割着邻家的麦子。整个田野一片金黄,微风吹来,成熟麦子的馨香令人陶醉。夕阳映照下的原野更显丰收景象,等候在地头的人们不时传出欢声笑语,抑制不住的喜悦像长了翅膀的鸟儿在天空中飞翔。明净的天底下,远处的山峦清晰可见。

      轮到收割我家的麦子了,收割机像一台巨大的战车在田野中缓缓行进,我像一个督战的将士远远地跟随在它后面,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,看是否有麦粒洒落地里,看是否压着套种的玉米苗,心中充溢着一种很神圣很庄重的感觉。这可能与我跟麦子有特殊的感情有关吧?

      小时候,我吃够了玉米煎饼,玉米饼子。直到现在,一提起煎饼二字,我的胃里还会往上呕酸水,尽管现在的煎饼已经不是过去的煎饼,里面放了花生大豆芝麻白面,早已成为一种老少皆宜人见人爱的美食。那时一家从生产队分几百斤麦子,留着过年吃,办喜事待客吃,平时很少吃上面花花。记忆深处,上小学时,我生病卧床不起,母亲为我做了一碗面疙瘩,就着辣疙瘩咸菜条,那是真香,我把碗都舔干净了。吃完病就好了,大概是馋面花花了吧。

      从十二岁到高中二年级结束,玉米煎饼一直是我的主食。玉米煎饼给我留下的却是难以释怀的酸涩的记忆,粗糙的玉米煎饼泡进玉米汤里,用小铁勺送进嘴里,这一度成为我少年时代的饭食,偶尔吃上面饼,也是掺了玉米面的黄饼。我是多么渴望痛痛快快地吃一顿大白馍呀,直到上高三那年,我才梦想成真!生产队时代结束了,自家种责任田,白面馍的日子被我望眼欲穿的盼来了。

      收割机在我脚下的麦田里缓缓行进,我虔诚地跟在后面。麦粒哗哗地淌进机器的粮仓里,地头早有等候的三轮车,打开仓门,麦粒欢跳着流淌进三轮车的后斗里,然后运进村子,倒在家门前的水泥路上。播种,浇水,打药,施肥,辛辛苦苦经营半年,收获的是眼前这一大堆金色的麦粒,这就是希望,这就是梦想,这就是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繁衍的天。

      吃过晚饭,我在麦堆旁放一张折叠床,一边乘凉,一边看护麦子。一轮明月悄悄地从树木的枝桠间升上天空,星星忽闪忽闪地点缀在夜色的幕布上,乡村的夜晚是静谧的,偶尔响起小虫寂寞难耐的鸣叫声,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新鲜的气息,我沉醉了,丰收时节麦飘香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责任编辑 纪莹莹
    点击排行
    • 聚焦
    • 时政
    • 国内
    • 国际
    6月14日是第16个世界献血者日,今年的活动主题是“人人享有安全血液”。当日,在周村区,志愿者纷纷
    上世纪七十年代弹簧厂大门 上世纪八十年代外商来访 1982年12月15日《淄博日报》头版的报道 戴
    公益广告被称为“社会文明的旗帜,国家理想的标杆”,它传递正能量,引领社会风尚,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。
    关于本站 | 媒体合作 | 广告刊登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站长统计
   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